法拉美穗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远古种田记考试作弊哪家强?-拾文化

考试作弊哪家强?-拾文化

每日8点,文化早餐 ?点击拾文化关注/置顶公众号
情感 |新知|文化 |生活 |抟物馆


考试,从它实施的第一天起,就一直被舞弊与反舞弊的斗争围绕着。
古代千奇百怪的作弊工具和方式也让现代人大开眼界。
中国最早的图书目录检索不是出现在鸿篇巨著的典籍里,而是出现在作弊用的小抄上的。
虽然反舞弊的规章已然足够严密,但机关算尽的考生还是能用各种方式——来作弊。
猜考题、替写文章
从唐朝开始,便建立了“锁院”制度。朝廷规定考官入贡院之后,直至考试结束、定出名次以后才能出来,少则三五天,多则五十多天。
但官民勾结泄露考题的事情还是发生过。

唐寅山水图
明代弘治年间,唐伯虎在南京参加乡试,考取第一名。一年后,他与同乡好友徐经来到京城参加会试。
徐经花重金买通副主考官程敏政,得到了考试题目。徐经文才不行,开考前请唐伯虎帮他写好了文章,而唐伯虎事先并不知情。
两人酒后兴致上来,还拿手里的题目考问他人。会试进行以后,有人发现所出题目与他们说的一模一样,将此事告发。
程敏政被关进了监狱,唐伯虎和徐经等被剥夺了举人的名分。
到清代,为防止各个考官在考前与人串通,朝廷会按各省省会离北京的远近及其所需日期,于考前不同时间派出考官。
尽管制度严密,但总有漏洞,有些考生可以根据考官的来源猜测考题。

宣德丁未科殿试第一甲第一名状元卷
各地考官来自哪里是不对外公布的,但仍有上层人士能够打探到消息。如果考生知道本次的考官是谁,便可以进一步探知他为人做学问的专长兴趣,然后再琢磨考官以往所出试题。
清代文人汪大燮致族弟汪康年的信中记载了揣摩考题的秘密:“倘主试为师门中人,恐李木斋到浙,大约必有此题……”他还提醒弟弟要携带《元秘史》。
考前热卖“真题”

清朝末代状元刘春霖的殿试考卷
在科考前,各地的书商便闻风而动,编写考试用书。
明清时从“四书五经”中取题考八股文,编书的内容就是早些年的八股文,还有删节版的四书五经、往年的考题,等等。在科考之前,书商赶到省会城市去卖,甚至有江南的书卖到了山西去,大约一两银子一本,在今天看来,那都是畅销书。
编书主要有两个目的,一是为了赚钱,有些确实由作者本人编写,有些人还盗用专家的名;还有人出版这样的书是为了出名,像有些富商,附庸风雅,请来两个穷书生编写,再署上自己的名字,个人的名气便随着考题大热了。
在明清小说中,对此也有着墨。
《儒林外史》中的马二先生,出了《历科墨卷持运》。这其实就是今天我们说的“作文选”,不仅有历年的作文选编,而且还有点评。马二先生虽然科场不利,但靠着这份事业衣食无忧。
也因为有“作文选”,便出现了“背范文”的现象。
《清代江西乡试研究》记载:乾隆五十四年,江西乡试副考官翁方纲向皇帝禀报,坊间常有编辑《经书拟题》、《套语策略》等类书籍,于临场时刊刻发卖,皇帝下令禁止,在《钦定科场条例》中规定,坊间刊卖经书,必须是“全经”,不能是删节版的“删本刻版”,因为坊刻的泛滥已经为考场夹带和背诵旧文提供了可能。
打暗号、通关节

清朝殿试考卷
“打通关节”是在宋代开始出现的。因为唐代就开始实行“弥封制”,即糊名制,隐去考生信息。
宋代又继续“升级”,开始实行“誊录”,就是让专人用红墨水再誊抄一个副本,给考官批阅,称为“朱卷”,考生的原始考卷则称为“墨卷”。这样一来,阅卷考官便无法知道考卷是谁的,所以以暗号为关节的方法便“应运而生”。
北宋真宗时,朝廷刚刚制定了弥封、誊录等一套防范舞弊的措施后,通关节的事情就发生了。被曝光的是翰林学士杨亿。
省试开考前,同乡中打算应科试的一些人来拜访他,希望能接受一些“考前辅导”。
杨亿一听,顿时大怒,一边说“丕休哉”,一边往屋里走。“丕休哉”三个字出自《尚书》刘进荣,是一句骂人的话。有的人听出来话外之音,凡答卷中用了“丕休哉”一语的,都录取了。
关于行贿考官,坊间还有一个著名事件流传者,主角是鲁迅的祖父周福清。
光绪十九年八月浙江乡试,周福清得知副考官是他的同年进士,就想为儿子走个后门。
那时主考官走水路到绍兴来,周福清暗派家里一个长工去船上送信,信内写明请关照他的儿子和其他5个本家子弟,写明了试卷的“暗号”,另写明劳务费“银一万两”。
没想到,这个长工很不会办事,他将信送到副考官手中时,还嚷嚷着让大老爷给他写个收到钱的回执。
这下事情败露,信内被提及的考生统统被取消考试资格。周福清被判了“斩监候”,周家人年年行贿,才保住了周福清的命,最终他坐了八年大牢,但周家从此衰败。
专业枪手替考忙

清朝的科举考试准考证
为了通过考试出人头地,也有不少考生或考生家庭冒着风险聘请“枪手”替考。由于市场需求旺盛,自有科举以来,“枪手”屡禁不止,甚至还出现了中介人。
替考早在唐代就已经出现。远古种田记
古代最牛的“枪手”当属与李商隐齐名的唐朝诗人温庭筠。
温庭筠多次为他人做枪手代拟策赋,据《唐书》记载,唐宣宗大中十二年的那场科考,考官安排他坐在帘前考试,由考官直接监视。
考试中,只见温庭筠奋笔疾书,不一会儿就交卷出场了。考官事后才知道,“私占授者已八人”,温庭筠在他的眼皮底下已经顺利帮八个人完成了试卷。“枪替”技艺可谓出神入化,但他也因为替考再次名落孙山。
到了现代,作弊的手段就随着科技的进步而进步了。
隐形耳机、针孔摄像机、口腔骨传导耳机、作弊笔……早已不局限于传统的“夹带”“替考”“贿买”老三类。
从古到今,作弊在中国人眼里都不是丢人的事,而是流传了一千多年的文化现象。不管监管手段如何之严,只要可能获得的益处足够大,就会有人铤而走险。根除作弊乱象之难,不是难在考场,而是难在民众淡漠的敬畏心与狭窄的社会上升通道。
作弊文化一日不除,由作弊文化衍生的请客送礼、暗箱操作、行贿受贿、贪污腐败等中国人行为规范也不可能清除。这些行为造就了中国人缺乏诚信的整体形象。
事关国运,愿国民共勉。
.End.
?more? 更多文章点击直达
·最好的生活是在城市里过出森林的意境
·中国人的聚会文化,一场心机婊之间的较量
· 本文因太过尴尬没有标题

要不要赞 和分享到票圈 ?